今天,IDG做了一笔罕见的投资

发布时间:2021年04月23日 来源:投资界(微信公众号ID:PEdaily2012) 作者:杨继云 浏览量:77次

这是一次穿越10年光阴的再度牵手。

4月22日,适逢清华大学110周年校庆之际,IDG资本创始董事长熊晓鸽宣布,IDG资本将继续向清华大学-IDG/麦戈文脑科学研究院进行捐赠,资金主要用于专业人才引进和学术交流。

10年前的今天,清华大学-IDG/麦戈文脑科学研究院正式成立。“从研究院诞生的那一刻起,她的发展就成了我的一项重要责任。”如今,IDG资本与清华大学再度合作,熊晓鸽动情地说:“两次在同一个场地签约,只不过上一次是麦戈文先生签,而这次换成了我。”

麦戈文先生和IDG资本当年的捐赠犹如一粒种子,让十分前沿的脑科学研究在中国高校生根发芽。清华大学-IDG/麦戈文脑科学研究院院长时松海感慨,“十多年前,国内很少有人在关注脑科学研究,他们就已经在做一件着眼未来的事情。”如今,国内越来越多财富自由的大佬加入了这场探索未知世界的征途。

10年前,IDG首次出资捐赠

清华脑科学研究院诞生

清华脑科学研究院的诞生,正是源于IDG资本。

2000年,IDG创始人及董事长麦戈文及夫人向麻省理工学院(MIT)捐赠成立了一家科学研究院,先后有3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在此工作。2006年,麦戈文想在亚洲再次设立一家脑研究所,他把目光投向了日本。

获悉此事的熊晓鸽连忙提议设在中国,并促成了那一年麦戈文夫妇到清华等中国学府的访问。此后,在IDG资本的推动下,清华医研院与麻省理工学院麦戈文人脑研究院签署了协议,开始了频繁且长期的合作交流。

2011年4月21日,麦戈文先生与清华大学签署协议成立了清华大学-IDG/麦戈文脑科学研究院。同年11月,又成立了北京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麦戈文脑科学研究院。

至此,熊晓鸽终于实现了将脑科学研究落在中国的心愿。他在十年前的博客里记录这段往事,“1981年,母亲脑溢血缠绵病榻,八个月间我查阅了大量脑神经医书,给专家写信寻医问药,无奈回天乏术惟遗憾恨。2000年,麦戈文先生在MIT成立脑科学研究院,仿佛长夜后的一线曙光。脑科学研究院在亚洲曾首选日本,多方努力,前日终于花落清华,既作百年校庆之礼,亦是献给母亲的一瓣心香。”

值得一提的是,除了资金层面的支持,也正是在IDG资本的推动下,才促成了现任清华大学-IDG麦戈文脑科学研究院院长时松海回国。

时松海向投资界回忆,第一次与IDG资本接触是2017年,那是在一个清华大学-IDG/麦戈文脑科学研究院的会议上,“其实此前我就听说过熊总,他为清华的脑科学研究院做了很多事情。”彼时,IDG资本希望能有一些新鲜血液回国加入研究院。也在那次的交流中,熊晓鸽向时松海讲述了中国脑科学发展的机遇和环境,推动了其回国的决心。

“当时全世界顶尖的做脑科学研究的科学家不超过60人,但大部分在美国,我就在想要是这些人才能引进回国就好了。”熊晓鸽说。

随后,时松海回国加入清华脑科学研究院,并于2019年开始担任清华大学-IDG/麦戈文脑科学研究院院长。短短10年间,研究院不仅发展成为清华大学脑科学研究的基石,也成为了中国领先的脑神经科学研究基地。

时松海教授还记得,当初捐赠协议里明确地说明:成立研究院的目的是建立一个世界一流的、能够从事脑科学研究和人才培养的基地。这在那个清华脑科学发展几乎是一片空白的年代,让这群科研人深深扎下了根。

这是一笔成就感不可比拟的投资

脑科学,一直被视为人类理解自然界现象和人类本身的“终极疆域”,也是本世纪最重要的前沿科学之一。

时松海教授普及了这门学科的要义:一是科学意义。人类孜孜不倦进行科学研究,会对外部世界和宇宙进行探索,但最终会回到对人自身最高层次的探索,这就上升到脑科学层面:我们怎么想,怎么有不同的情感,怎么做决策,怎么有意识,这是自然科学最有吸引力的地方,也是最复杂的地方,是自然科学的意义。

二是社会意义。随着社会的发展、智能化的推进,脑科学对于人工智能或者新型智能体系的建立是非常重要,AI技术目前深受关注,但也只是在某种程度上模拟了大脑,与真实大脑的智慧和情感差距还非常远。

还有一个重要的社会意义与全民健康有关。随着社会的老龄化、工业化,整个神经系统所碰到的问题会越来越多,我们生命中每个阶段都有非常复杂的脑神经疾病。从自闭症、抑郁症到老年痴呆症、帕金森症等,如今,脑神经相关的疾病已经成为社会较大的负担。

但这一门如此重要的科学,在十几年前却是一个少数人关注的领域。“你们难以想象,十年之前,在麦戈文先生和IDG资本出资捐赠这所脑科学院前,清华大学这个百年学府几乎没有脑科学的研究。”时松海告诉投资界。

捐赠是一粒种子,此后10年清华脑科学的研究从体系上有了非常长足的发展,时松海坦言,“至少现在看来,清华的脑神经科学在国内是比较靠前的,不能说我们做的最好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”

而熊晓鸽表示,IDG资本愿意长期投入资金支持脑科学研究。截至目前,麦戈文及IDG资本已累计向清华、北大、北师大IDG/麦戈文脑科学研究院捐赠2亿人民币,未来还将持续通过捐赠助力中国脑科学基础研究,捐赠金额预计每年不少于2000万人民币,并计划不断增加。

熊晓鸽感慨,“如果当年这个脑科学研究院落在了日本,也就没有了后续这些成果。我们当时做这件事的初心很单纯。正因为理解基础研究的系统性、复杂性和长期性,因此科研为我们带来的成就感才更加无可比拟。”

泥土和星空

现在,创投人与科学家走得越来越近

这场科学与VC的碰撞,堪称一段佳话。

“一家从事股权投资的机构,愿意不求资金回报去支持一个专注基础研究的研究院,十分难得。从产学研的层面上来讲,IDG资本做了一个全国很好的模范。”时松海如此评价。

在今天清华大学的采访现场上,熊晓鸽颇为骄傲地说到,IDG资本可能是目前国内拥有博士学位员工最多的投资机构之一。他认为,现在的投资与10年前已经很不一样,如果说几年前大家还在为新的商业模式而兴奋,如今能点燃热情的却已经是新的技术、新的研究。

科学和技术应该被给予足够的尊重,一个属于科学家和技术人员的时代正在崛起。

“IDG资本愿意携手被投企业更多地参与到支持科研创新的工作中来。”多年来,IDG资本在人工智能、基因医疗、新能源、先进制造、新消费服务等众多领域投出了一大批优秀的企业。熊晓鸽表示,“我们也将继续关注和支持基础科学的发展,为中国科技水平的整体提升、前沿产业的培育和发展乃至人类科学事业的进步贡献绵薄之力。”须知在探索世界这件事上,所有人肩上都扛着全人类共同的命运。

真正的商业文明不仅仅是坐拥了多少财富。不久前,李彦宏成立了一家生命科学公司,打开了埋在他心底20余年的梦想;拼多多黄峥辞任董事长后,与创始团队设立的繁星基金,向浙江大学捐赠 1 亿美金用于脑认知、人造鱼肉、肿瘤免疫抗原、大规模动态时序图等前沿生物与信息科技研发;再如未来科学大奖,VC/PE资助科研人员,产生创新的火花。

未知令我们敬畏。每一代的创业者和投资人都有属于自己时代的机会,但除了看着脚下的路,我们还要仰望星空。所有人的面前,都摆着一条通往星辰大海的征途。

【本文为投资界原创,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(微信公众号ID:PEdaily2012)及作者名字。微信转载,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。如不遵守,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。】
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投资界(微信公众号ID:PEdaily2012)客户端,不代表超天才网的观点和立场。文章及图片来源网络,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有投诉请联系删除。

0 0 0

有话要说

超天才网©2017 www.supergeniu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9005826号 京ICP证130304号

联系我们| 加入我们| 法律声明| 关于我们| 评论互动

超天才网©2013-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9005826号 京ICP证130304号

关注我们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