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想到,你是这样的“程序猿”

发布时间:2019年10月28日 来源:Tech星球(ID:tech618) 作者:李晓蕾 杨景诒 浏览量:117次

程序员都穿格子衬衣、都秃头吗?

编者按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Tech星球”(ID:tech618),作者李晓蕾 杨景诒,超天才网经授权发布。

程序员们正在破圈。

当格子衬衫、996、脱发等,逐渐成了程序员身上的固有标签,偏见和误解就产生了。但这些刻板印象和标签,能拼出程序员群体的真实画像吗?

综艺《乐队的夏天》中,刺猬乐队主唱、吉他手赵子建就是前唯品会程序员,盘尼西林乐队鼓手小羊则是字节跳动程序员。《脱口秀大会》上,脱口秀演员呼兰、庞博同样是程序员出身,写完代码接着写段子。

1024程序员节,Tech星球(微信ID:tech618)找来了几位“非典型”程序员,他们中,有人游历20多个国家和地区,甘作生活体验派;有人被程序员标签困扰,导致穿衣焦虑,在衣着上耗时耗钱;也有人上班程序员,下班健身房教练,练就了8块腹肌……我们试图提供更多元的视角,让大家看见码代码的程序员们的另一面,“程序猿”也同样拥有有趣的灵魂。

“碍于程序员标签,我有穿衣焦虑”

海洲|阿里巴巴工程师

我是有一点穿衣焦虑的。

其实,也就是对着装会有更高的需求。这几年,大家习惯打标签。觉得程序员的着装风格,都是格子衬衫牛仔裤,但我身边的程序员们,穿得最多的其实是简单的白恤配牛仔裤。

没想到,你是这样的“程序猿”

这些可能是外界对人的一种画像。两三年前,在人际交往中扩展圈子后,开始逐渐对个人着装品位有了更高的需求。有时候收到“看起来就像一个程序员”的评价,或者看到类似的评价和观点时,我会有意识地做一些调整和改变。

我参加过服装搭配培训,也常到线下品牌店找销售店员为我搭配服装。有时候也会向更专业的人求助,找搭配师为我定制。说个好玩的事,我曾经在淘宝做过程序员,但我几乎不在淘宝上买衣服,试过几次觉得网上买的都不太合适,线下还能有穿衣风格的指导。

像是搭配师搭配的话,一次价格大概是2000-3000元,一两套的样子。比如未来一个月有宴会、婚礼一类的场合,我会定正式一点的服装,夏天则会选择凉快休闲一点的。整体还是需求驱动。

做程序员久了的确会有一些审美固化,大家基本只考虑简单舒服,不会考虑太多对外输出的形象。日常社交中,也会在意外界对个人着装的意见,收获被肯定的眼神时,心里也会有一丝丝的喜悦。

过去我的衣柜里大多是T恤,后来慢慢卫衣、休闲服在增多,现在,我的着装风格在逐渐转换为衬衫、Polo衫一类的,更正式一些,人也会更精神庄重。

但我拒绝很正式的西装,我们公司,正儿八经穿西装的应该只有保安和前台的同学。现在今日头条给我的推送里面,就老会有关于穿搭的内容,我会学习一些适合我的穿搭。

说实话,有时候,外界的标签和画像有时候蛮客观的,你可以自己变得不一样。我也会强迫自己尽量不加班,更多的投入在生活里面,多做户外运动,自驾游、出国游等。多抽时间去社交,和朋友聚会,聊生活、创业Idea一类的,开拓思想和眼界。

多打破舒适区,去尝试新的东西,程序员也可以很会穿、很会玩。

“对写代码没兴趣,换下工作装我就是健身教练”

Rico|淡蓝AI算法工程师

我是AI算法工程师,如果不说,光看外形没人会猜出来我是一个程序员。绝大多数程序员的着装是格子衫和工装裤,但是我钟爱运动风,比如T恤和工字背心。

这种着装爱好跟我的另一份职业有关。我的正职是在兴趣社交产品Blued做图片和文本算法,下班后,在一家24小时健身房做健身教练。

没想到,你是这样的“程序猿”

与其他做前端的程序员相比,我们做算法的工作内容偏重研究和应用,在线的bug比较少,相对会自由些。淡蓝跟BAT这些大厂不同,工作环境相对轻松,平时工作也就是975,或者985的样子,没有夸张到像外界所说的“程序员标配996”,所以平时才有时间能在下班后泡泡健身房,顺便兼职当一下私教。

大二的时候,因为爱好接触了健身。从中科院研究生毕业时,我已经做了一年的私教,期间还考了健身教练证书。我原本以为私教会是我未来职业,但因为来自家里的压力,毕业后我还是选择回归程序员的本职工作。

不过我现在也明白了,全职做私教真的是养活不了自己。

码代码确实不是我的兴趣,我喜欢的私教也没能成为本职工作。但我一直保持着健身的习惯,去健身房的频率基本上保持在一周5次左右,还抽空参加了河北和北京的健身比赛,最好一次拿了个第四名。

没想到,你是这样的“程序猿”

别的程序员是因为工作单身,我是因为健身单身。

健身在我生活中,已经扮演了女朋友的角色。我是个gay,也没有其他爱好,情人节别人都有男女朋友陪着,我就喜欢待在健身房里。虽然说这个时候健身只是转移内心寂寞的方式,但是我就是喜欢单身的感觉,好像有健身就足够了。

私教不是我主要的经济来源,但是我近期的目标还是争取能多卖点私教课,卖的课多了自己心里也会有满足感。再远些的话,我还想做一个健身领域的公众号,把健身知识分享给更多的人,或者做一个健身商城,搞搞创业啥的。

说不定健身这个兴趣就能变成主业了呢?

“我有一本《金刚经》,你要了解下吗?“

狮子|某K12平台工程师

大学时候,原本我是想学中文学的。但无奈我是个理科生,最后只好被计算机系录取。

我毕业那会儿,正值2008年金融危机。当时签了富士康,在南京答个题,面个试,然后就等毕业了。

毕业后,被拉到深圳培训了3个月,也不写代码,就天天上课。都是职业生涯规划、沟通一类的。还要编文艺节目,记得写过一个双簧剧本,当导演让其他组员演出,还拿了个第二名。

感觉程序员这个群体,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变化,主要特点就是比较宅、比较不善言辞。还有就是,大多数程序员其实都不喜欢参加团队活动。

至于穿着,主要是看个人喜好。像我就从来不爱穿格子衫,喜欢穿譬如豹子图案、一道符这些特殊图案的衣服。主要是不想显得那么古板,希望看起来更活泼活跃一些。

最近我在研究佛教,看一些入门的书,譬如南怀瑾的《金刚经讲什么》。或者听易中天的音频节目《说禅》等等。

这些内容会让人心绪更平静,有助于睡眠。否则,满脑子都是代码也睡不着。不过睡觉有时候也有好处,有好几次,我睡觉前被一个问题卡住了,梦中就有了解决方案,神奇的是,醒来发现,那个方案居然是对的。

其实,做这行很容易衔接重复的、没有很大技术含量的东西。这些东西就很容易消磨自己的热情。近一年我在实验一个事,就是为项目设计好听的名字,譬如,前段时间看完哥斯拉,我就把新项目明细改成君主计划,按照功能,以剧中的小怪兽的名字为项目功能命名。

《复仇者联盟4》上映之后,很多公司项目都以剧中大反派“灭霸”名字为项目命名。这些有趣的小点会增加码代码的乐趣,虽然作用微小,但也能为大家带去一些心理暗示。

以前但凡出去旅游,我都会带着电脑,随时准备掏电脑出来改需求。一次在青海,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,正在穿越无人区,我就坐在车上,默默敲代码。

没想到,你是这样的“程序猿”

云南巴拉格宗佛塔顶/受访者供图

但现在,一旦觉得自己疲惫了,我就会找个周末,把工作都先放一边。在江浙沪找个地方躺两天,吃吃饭、看看书、晚上喝喝酒,然后睡到自然醒。

“我真的不脱发,也只有一件格子衬衫”

铁锤|某科技媒体程序员

大学的时候被调剂去学室内设计,没想到出来工作后发现,想当室内设计师居然要先从销售和小工做起。并没有什么销售天赋的我,还是选择了自己喜欢的程序员工作。

现在我是一家科技媒体的运维开发工程师,不算是完全意义上的程序员。当年实习的时候,我在丰台报了一个脱产班,周一到周六学习,只有周日能休息一天。

基础入门学得差不多的时候,我们需要选学运维还是开发。当时老师很会忽悠,告诉我们开发就是整天写代码,但运维基本不会有啥大事,在公司就是混吃混喝,老板还给钱出去旅行,有啥问题,拿出电脑远程就能解决问题。

现在我是知道了,开发是累一些,但是挣得多啊。

运维的工作内容更多集中在保证业务的正常运行、安全防护和提高交付效率上。理论上,我们需要7*24小时在线。

今年年初前后,阿里的一个存储坏掉了,导致我们的服务器出现问题,半夜12点收到警报,我赶紧把同事都叫起来,一直处理到凌晨3点。

从小我就对电脑感兴趣,上大学那会儿我们村的电脑都是我修的。一开始帮别人修好过几次,后来传着传着全村都知道我会修电脑了。前两天国庆回家,我还帮别人装了一个系统。

不过,不管开发还是运维,都跟我最初对程序员的设想还是有一点落差。

高中看《黑客帝国》,黑客们哐哐敲键盘,字符在前面飘来飘去,感觉好酷。入了这行才知道实际上并不是这样,简单的说,程序员的工作就是“拆解需求,把需求变成代码逻辑,最后实现需求”。字符们根本不会飘起来,最多就是形成Bug。

没想到,你是这样的“程序猿”

有时候,程序员们就是太专注于工作,而会忽视一些别的事了。譬如说,我一个同事,上了四个月班,都还没关注公司的公众号。

很多人给程序员贴了标签,什么穿格子衬衫、找不着女朋友、秃头,还有程序员都会修电脑,都是黑客,还能盗QQ号(这是误解!)。但其实也会有很多不一样,现在我就在琢磨琢磨用iPad画画,现在能画些简单的小插画。算是找到了新的爱好。

我平时确实比较宅,也没有女朋友;但是我真的不脱发,也只有一件格子衬衫。谁能想到,我们公司程序员都不怎么爱穿格子衬衫,穿得最多的反而是一个HR。所以你看,穿格子衬衫,其实不分职业。秃头也是。

“去过20多个国家和地区,不能停止折腾”

羽川|优酷工程师

我从小就很有主意,如果当时不能学计算机,我其实不太能接受去学别的。一毕业就顺理成章成了码农。

刚毕业时,程序员这个行业还很有神秘感,普遍会被认为是“玩电脑的”、“修电脑的”。现在大家的认知已经很足够了。有时候干这行也挺枯燥的,但我老觉得生命的关键在于密度,工作更像是换取生活资本的一种手段,擅长这个,且它能满足生活的基本需要。

最吸引我的是能用这些技能做喜欢的东西。2012年左右,我特别喜欢玩桌游,当时市面上还没有一款能满足我需求的狼人杀软件。我找到一个设计朋友,俩人一拍即合,花了两周时间开发了一款独立应用。放在苹果应用商店后,在很短的时间内下载用户就积攒到了100万。

游戏本身没有付费项目,也不外接广告,维护成本都是我俩自己出,其实算是一个小负担。后来有投资人要拿500万投资这个项目,让我出来创业,我有过并不理想的创业经历,觉得还是想先做好手上的事,婉拒了。

我就老喜欢自由地由着自己的想法做事。

之前我想要一个升降工作台,但市面上的产品基本都不符合我的需求。我就自己淘到了一块上百年的老木头门做桌面,隔了半年在旧货市场收了升降桌子腿。腿是从维修汽车工作台上拆下来的,用脚踩就能实现升降。我发现桌面的重量会让升降变得吃力,就又找了电动零件,为自己做了一个电动升降工作台。

没想到,你是这样的“程序猿”

完工后的自制升降工作台/受访者供图

这种老旧历史感的东西对我又很强的吸引力。折腾这些事,让我的生活又更多的记忆点。旅行也能让生活多些记忆点,也是一种逃离日常的方式。

印象最深的还是2013年,从成都骑自行车走川藏线,整整骑了一个月。现在还能想起来,藏族小孩隔很远跟我们喊“扎西德勒”,淳朴动人。在伦敦国王十字车站一直呆站了一下午,看各种肤色的人弹那架置于车站内的公用钢琴,并用不同的语言和唱。

没想到,你是这样的“程序猿”

伦敦国王十字车站图源/网络

今年在苏格兰高地,当地酒店驻唱歌手唱歌时,一群走路都慢慢悠悠的老头老太太们,在酒店大厅情不自禁的轻快地跳起舞来,我觉得自己好像突然理解中国大爷大妈为什么钟爱广场舞了,释放无聊。

我也曾在一条完全没有光的隧道中走了2、3公里,感受到了真实的恐惧。不知道前面是什么,也不知道需要走多久,只能靠手电微弱的光照着马路牙子,沿着一直走。

感觉程序员这条路我也是在摸着走的,这个工作不像律师、医生,能越老越吃香。年龄稍大一些后,经验是多,但毕竟加班不如年轻人了。

于是我们总会遇到一个坎,遭受没有更高的title或者成为manager的压力。但其实,更高title也意味着会有更高的压力。

干这行最吸引我的还是成就感,之前我老板就跟我说过:你写的每一行代码背后,都是几亿甚至几十亿资金的流量,这些交易都跟你的代码有关系。

所以,哪怕有危机感,也得好好码代码。毕竟,还要准备下一次出去玩不是?
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Tech星球(ID:tech618)客户端,不代表超天才网的观点和立场。文章及图片来源网络,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有投诉请联系删除。

0 0 0

有话要说

超天才网©2017 www.supergeniu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9005826号 京ICP证130304号

联系我们| 加入我们| 法律声明| 关于我们| 评论互动

超天才网©2013-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9005826号 京ICP证130304号

关注我们: